【2019年物種日歷】6月22日 棣棠

讀圖模式

“聽說,前幾天在這過夜的兩位大人,早上起來,都夢見了自己的兄弟,”驛卒們在說著閑話,“這兩位還都專門為了做夢的事,寫了詩呢!”“是啊?我記得一位姓雍,另一位姓楊……”

隔墻有耳,驛卒的話傳入了白居易的房間。姓楊?白居易忽然想起了楊八,也就是楊虞卿。這是他許久未見的好友,也是自己的妻兄。原來前幾天楊虞卿就在這驛站住過?還夢見了兄弟寫了詩。稍一思度,白居易便參透了其中的原委:能讓兩位官人同時夜夢兄弟,正是因為這座驛站有個神奇的名字——“棣[dì]華驛”。


今日主角棣棠。它與夢或兄弟,有什么關系呢?圖片:Jeffdelonge / wikimedia

棣花之秀,兄弟情深

這座位于長安城西南四百余里的驛站,以“棣華”為名,正與《詩經·小雅·常棣》中的句子相和:“常棣之華,鄂不韡韡[wěi],凡今之人,莫如兄弟。”詩中說“常棣”開花,也就是“棣華”。詩句的意思是,棣花開放,它的萼片也光亮美麗,天下之人最近親的,莫過于兄弟。于是從先秦以來,“棣花”就被用來指代兄弟情誼

也難怪住在棣華驛的旅人,會夢見兄弟了。這要歸功于地名的文化內含,既不“大怪洋重”,又有深刻含義。白居易心里高興啊,我這楊虞卿老兄,在這里寫了詩,我得捧他一把。于是白居易寫了一首《棣華驛見楊八題夢兄弟詩》:


遙聞旅宿夢兄弟,應為郵亭名棣華。

名作棣華來早晚,自題詩后屬楊家。




這還不算,白居易心想,既然這棣華驛有兄弟Buff加持,我也做個兄弟夢多好啊!然而他躺了半夜也沒睡著,翻來覆去,別說兄弟了,什么也沒夢見。這一夜折騰,白居易滿心無奈,只好又寫了首詩自我調侃:


往恨今愁應不殊,題詩梁下又踟躕。

羨君猶夢見兄弟,我到天明睡亦無。





棣棠花。圖片:天冬

到底是常棣、棠棣還是棣棠?

所謂的“棣花”,由于萼片與花瓣彼此相依相持,也就是花瓣為萼片遮擋風雨和烈日,而萼片則堅強地將花瓣托起來,所以用來表示兄弟之間互相幫助、互相扶持。盛開的“棣花”用來指代兄弟和美,零落的“棣花”則比喻兄弟分離。比如唐朝名將高駢《塞上寄家兄》詩中說道:“棣萼分張信使希,幾多鄉淚濕征衣。”這就是在說兄弟啊我們好久沒見過啦。

不過,等等,《詩經》里說的不是“常棣”嗎?而我們要說的物種是“棣棠”呀。

“常棣”到底是什么物種,這是個自古以來就沒有定論的難題。比如《說文》中解釋:“棣,白棣也。”《爾雅注疏》說“常棣”子如櫻桃,像櫻桃那樣的果實,古時統稱為“棠”,所以“常棣”就成了棠棣或者棣棠。有人根據前面提到的“白棣”,認為這種植物開花是白色的,所以如今有種名叫唐棣Amelanchier sinica)的植物,也被一些學者看作是古時的“常棣”。此外,像郁李、山楂、梨樹等,在不同觀點之下都曾被當作“常棣”。


唐棣,有人認為這才是古人說的“常棣”,也就是棣花。圖片:天冬

說來說去,棣棠這個詞兒,很有可能是北宋時才漸漸興起的。沈括在《夢溪筆談》里寫道:“常棣字或作棠棣,亦誤耳。今小木中卻有棣棠,葉似棣,黃花綠莖而無實,人家亭檻中多種之。”沈括也沒明確地說,棣棠和古時的“常棣”是不是相同。不管了,反正宋朝的時候有棣棠,而且作為觀賞花卉栽種。

這不是糊弄事嗎?還真不是。《詩經》里說“常棣”的樣子是“鄂不韡韡”,韡韡讀作“痿痿”,意思是光明美麗的樣子,有人據此得出結論,這種植物的花也應該是光明美麗的。既然光明,就應該是明亮的黃色。比如北宋的梅堯臣有詩句說:“更衣入侍宮中貴,韡韡蕓黃殿后花。”這就把“棣花”直接寫成了黃色。唐宋文人的作品里,大凡提到“棣花”,明確說了開花黃色的作品并不在少數,而一旦指明黃色,基本上寫的就都是開花金黃色的棣棠花了。


夏日的明黃。圖片:天冬

兄弟情深,也有難解的問題

如今棣棠花也是十分常見的栽培花卉了,不少城市的路邊、公園里都能見到,而且常見的還是兩種不同的形態:栽種較多的棣棠花是重瓣的,花形看上去是球形的,看不到雌蕊雄蕊;相對較少一點的是單瓣的棣棠花,花瓣五枚,雌蕊雄蕊一應俱全。其實單瓣的棣棠花才是“正經”的棣棠花,中國華中、華東、西南等地的山林之間都有野生,而重瓣的棣棠花,則被看作是單瓣棣棠花的變型或重瓣品種。

其實重瓣棣棠花并非人為培育的,而是天然出現的重瓣現象,至今在四川、云南等省區,依然存在野生的重瓣棣棠花。自明朝開始,野生的重瓣棣棠花被人發現,并開始大肆培育——這和明朝人對花卉的審美相一致,許多植物的重瓣品種都是彼時出現并發揚光大的。


重瓣的棣棠花。圖片:天冬

清朝人陳淏[hào]在《花鏡》中記載:“棣棠花,藤本叢生,葉如荼蘼,多尖而小,邊如鋸齒。三月開花,金黃色,圓若小球,一葉一蕊,但繁而不香。”后來吳其濬在《植物名實圖考》中干脆說“棣棠有花無實”,這就是說重瓣棣棠只開花、不結果

好極了,棣棠花比喻兄弟情誼,重瓣棣棠花那就是兄弟很多了吧?比如周文王有一百個兒子,《圣斗士星矢》里的城戶光政也有一百個兒子,然而兄弟再怎么多,再怎么互助,也是不能繁育出后代的。

西方人也是這么想的。他們并沒有把重瓣棣棠花看作棣棠花的變型,而是當作重瓣品種 Kerria japonica 'Pleniflora',這個品種有個俗名叫 bachelor's buttons,也就是“單身漢按鈕”,其含義引人深思。


也可能是大學畢業的“按鈕”啊(x)。圖片:Chihiro H / 500px.com

不過沒關系,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無法產生后代的兄弟們重瓣棣棠花,通過扦插就可以繁育。畢竟作為常見園林觀賞植物,棣棠花在中國很受歡迎,由于自身比較耐寒,又同時適宜溫暖濕潤的環境,所以中國從南到北大部分地區都可以栽種。此外有研究表明,成叢栽種的棣棠花,無論單瓣還是重瓣,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起到降低噪音、防塵降污的效果。嗯,可以給它頒發一個“共建美好家園”的小錦旗了。

棣棠花有什么優點

除了能夠比喻兄弟之間的感情,棣棠花有什么實實在在的值得人們喜歡的呢?

早在南宋時,由于棣棠花的金黃色和帝王家的專屬配色相似,所以這種植物就成了富貴的象征,還被用來和皇袍類比。比如高士談《棣棠》詩說:


閑庭分植占年芳,裊裊青枝淡淡香。

流落孤臣那忍看,十分深似御袍黃。




到了清朝,乾隆皇帝對于這種關聯不太滿意,所以也寫了一首《棣棠》詩,反此意而諷之:


黃金鏤瓣淺深勻,幾縷晴絲染麴塵。

任爾柔條羅帶結,知難系取可憐春。




棣棠花的顏色,并非純粹的金黃色,也不是簡單的杏黃,和尋常的各種黃色似乎都有微小的差異。棣棠花原產于中國和日本,于是在日本文化中,棣棠花的顏色也占有一席之地。在日本,棣棠花被稱為“山吹”,不但是知名野花,也是日本的姓氏之一(比如阿拉蕾故事中的山吹老師),而棣棠花的顏色,就被叫做“山吹色”——正因為難以歸于常見的任何一種黃色,干脆就創造個新詞吧。(沒錯今天的配色就是“山吹色”,色號#F8B500)


山吹老師。圖片:東映動畫


京都天龍寺的棣棠。圖片:ignis / wikimedia

雖然開花黃色的植物不少,無論在中國古典園林中,還是如今的城市綠化里,春有迎春、連翹,夏有萱草,秋有菊花,但這些黃色花都有一個共同的遺憾之處:花期較短。棣棠花完美地解決了這個問題。重瓣棣棠的花期,從春季一直能夠綿延到秋季,這也難怪連西方園藝學家都推崇棣棠花,用于色彩搭配。

除了重瓣品種之外,棣棠花常見的品種,還有金邊棣棠花(葉片邊緣淡黃色)、銀邊棣棠花(葉片邊緣銀白色)。西方常見的品種 Golden guinea 是單瓣品種,和原生的棣棠花相似,但花朵更大,這個品種還曾榮獲英國皇家園藝學會顯異獎。


棣棠單瓣品種 Golden guinea。圖片:klynnurseries.com

西方人在十八世紀末才接觸到棣棠花。英國園藝學家科爾(William Kerr)在中國收集具有園藝觀賞價值的植物,并分批次運送回英國,其中就有棣棠花。在英國倫敦的邱園里,棣棠花最初被栽種于溫室中,受到精心呵護,不過后來人們發現,這種植物可以適應英國本土環境,于是移栽到了野外。為了紀念科爾,棣棠花的屬名 Kerria 就以他的名字命名。


棣棠的插畫。圖片:Abraham Jacobus Wendel(1868)

如今,邱園里依然栽種了不少棣棠花,正應了四海之內皆兄弟的老話。如果植物資源同樣是文化輸出的一部分,我們也可以再自信一點嘛。

-------- 兄弟齊心的分割線 --------

有鄰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種日歷》,每日零點,一起看世界。

>>>>> 目錄帖 <<<<<

關注微信公眾號“物種日歷”(GuokrPac),還有更多精彩內容!


評論 (0) 只看樓主

最新帖子

關于我們 加入果殼 媒體報道 幫助中心 果殼活動 家長監控 免責聲明 聯系我們 移動版 移動應用

?果殼網    京ICP證100430號    京網文[2015] 0609-239號    新出發京零字東15000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7133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舉報電話:18612934101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兒童色情信息舉報專區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