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物種日歷】5月30日 白頭鵯

讀圖模式

五月的某個上午,我正在北京郊區的家里寫這一篇物種日歷,非常巧的是,窗外就有今天要介紹的鳥兒在叫。這聲音太熟悉了,自從我開始觀鳥的時候,就深深地銘刻在了我的腦子里。

叫聲的主人就是白頭鵯[bēi](Pycnonotus sinensis)。除了遠郊,在北京市區,我也沒少和這種鳥打交道。我經常會去近郊的北京植物園、城區的北京大學,幾乎每次都會遇到白頭鵯。


小小年紀,就白了頭發。圖片:Neil Bowman / FLPA / Minden Pictures

一路“北漂”,頭也不回

北京很多地勢平坦的地方,白頭鵯的遇見率是非常高的。但是,如果你翻看經典鳥類圖鑒《中國鳥類野外手冊》,就會發現,白頭鵯的分布地區,是涵蓋南亞與東南亞的東洋界,北京根本不在其傳統分布范圍之內。


在香港拍攝到的白頭鵯。圖片:Charles Lam / Wikimedia Commons

我在北京植物園進行過三年每月兩次的鳥類調查,每一次都記錄到白頭鵯,不論冬夏。實際上,白頭鵯在中國內地早已突破了“傳統分布范圍”,有研究數據顯示,在2000年左右,人們已經在山東、河南、河北及北京地區記錄到白頭鵯的分布,在遼寧省大連市確認有繁殖種群,可見,白頭鵯已經進軍到東北地區了。


來自中國觀鳥記錄中心的數據顯示,在中國內蒙古也有不少白頭鵯的記錄點。圖片:中國觀鳥記錄中心

根據我個人的觀察,白頭鵯在北京是有繁殖種群的,并且有些白頭鵯常年居住在北京,不會遷移到別處去。是什么原因讓一個原本分布在長江中下游及以南地區的鳥種,一路向北擴散,到華北乃至東北地區呢?目前尚未有定論,有一部分人將目光鎖定在了氣候變化上。

少白頭?我才不是!

顧名思義,白頭鵯因頭部后枕的白色羽毛而得名,俗名也叫“白頭翁”。在不少公眾活動中,我都向參與者介紹過白頭鵯,但是很多人不認識這個幾乎只會出現在鳥名中的漢字“鵯”。但當我解釋說 “它就是人們常說的白頭翁”時,很多人都會感嘆一聲:“原來是它!”


現在不是流行銀發模特么,白頭鵯肯定能勝任這個角色。圖片:Neil Bowman / FLPA / Minden Pictures

那么就讓我們再來認識一下它吧。白頭鵯體長一般為17至22厘米,背部和腰部的羽毛基本為灰綠色,尾巴與翅膀則呈現黃綠色,全身都透著橄欖綠色。它的眼睛(虹膜)為褐色,嘴巴與腳都是黑色。白頭鵯的雌雄兩性都是這個模樣,沒有特別明顯的差別

白頭鵯并非單型種,共有四個亞種,分別是:

指名亞種 (P. s. sinensis),分布于中國大陸大部分地區的都是這一亞種;

兩廣亞種(P. s. hainanus )分布于中國廣東、廣西、海南和越南北部;

臺灣亞種(P. s. formosae) 分布于中國臺灣島;

琉球亞種(P. s. orii)分布于日本琉球群島。


白頭鵯臺灣亞種。圖片:John Holmes / FLPA / Minden Pictures

需要說兩句的是,雖然它的中文名字叫“白頭鵯”,但是白頭鵯兩廣亞種的頭并不白!白頭鵯之所以得名“白頭”,就是因為它“少白頭”的樣子,但白頭鵯兩廣亞種的枕部是黑色的。白頭鵯的耳羽附近有一個白色的斑塊,這個特征在不同亞種之間,還是基本相同的。


白頭鵯兩廣亞種的頭部是黑色,沒有“少白頭”。圖片:John Holmes / FLPA / Minden Pictures

所以白頭鵯這個中文名字,不能涵蓋其所有亞種的共同特點,竊以為不是一個完美的名字。

站在枝頭的守望者

在我家窗外鳴叫的白頭鵯,和我每次在北京植物園遇見的白頭鵯,都是指名亞種。白頭鵯喜歡的生境,有位于平原與丘陵地區的闊葉林、田野、村莊、各種類型的公園等,生活區域內必須要有樹。它們很少單獨出現,喜歡呼朋引伴結群活動,一般都是2至5只的小群體,最多時會出現罕見的40只大群。


后腦勺斑禿患者(大誤)。圖片:Noel Reynolds / Wikimedia Commons

每年三月底,白頭鵯開始營巢,大概一周之后,在四月初開始產卵。一窩三枚卵左右,白色橢圓形卵上面有棕色的斑點。孵化由雌鳥進行,經過十多天的孵化,雛鳥破殼。雌雄親鳥都會參與育雛,再經過兩周左右的育雛,雛鳥就可以離巢學習飛行了。

白頭鵯食性很雜,可以說是葷素不忌口,在春夏相對溫度高的季節,白頭鵯會啄食昆蟲,在冬季則是以植物性食物為主。據我在北京植物園的觀察、在梧桐、側柏、銀杏、槐樹、垂柳、白楊等樹上面,都有可能見到白頭鵯在取食。取食的方式主要是“囫圇吞棗”。嘴巴上銜著一粒種子的白頭鵯照片,在網上可以搜出很多,除了種子,白頭鵯也會吃一些植物的嫩芽。


吞食果實的白頭鵯。圖片:Pixabay

白頭鵯對活動區域的選擇,也比較有特點。它們不論是覓食還是停歇,都喜歡落在喬木的樹冠層,也就是人們常說的落在樹尖兒上。它們偶爾也會在地面活動,但是我還沒有見過在低矮灌木叢活動的白頭鵯。

所以當聽到外面白頭鵯的叫聲時,第一時間就要往樹頂上掃一眼,它們天生就是站在枝頭的守望者


即使淋雨,也要站在樹木頂端的C位。圖片:高大向

它們和我們一起經歷城市化

當代中國,正在經歷前所未有的,最大規模的城市化進程。從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來看,去年年末中國大陸總人口約為14億人,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為58.52%,也就是說中國有一半以上的人口都住在城鎮中。中國平原地區的主要城市,市區面積在最近三十年都明顯擴大了。


北京市民國時期至2005年中心建成區擴展示意圖。圖片:艾偉 et al. (2008) 地球信息科學10(4): 489-494.

以北京市為例,在我上高中的時候,中關村還僅有一座高樓銷售電腦,而北五環外的清河就像是北極一樣遙遠,而現在北京城區向北延展,幾乎與昌平連成了一片。正如同歌里唱的:“總有一天,你會修到七環~”

白頭鵯與我們一起經歷了城市擴張的進程。除了白頭鵯,其他一些鳥類,也北上搬到了北京這個新家。比如絲光椋[liáng]Sturnus sericeus),它的“傳統分布范圍”不超過黃河以北。但如今,在北京植物園、圓明園、北京大學等地,經常能看到它們的身影。


絲光椋鳥,拍攝于北京植物園。圖片:高大向

原本和絲光椋鳥基本同域分布的八哥(Acridotheres cristatellus),也一路向北,出現在了北京城。它們是自然擴散到此,還是籠養鳥逃逸而出現,尚未有定論。但近幾年北京地區的鳥類調查數據顯示,絲光椋鳥與八哥已經在北京形成了穩定的野外種群

從另一個角度理解,城市的包容性也體現于此吧。除了本地的留鳥,北京還有白頭鵯、絲光椋鳥、八哥等鳥類中的“北漂”,希望我們能和它們繼續和諧共存下去。




--------愁白了頭的分割線--------



有鄰為伴,有城共享。2019年《物種日歷》,每日零點,一起看世界。

>>>>> 目錄帖 <<<<<

關注微信公眾號“物種日歷”(GuokrPac),還有更多精彩內容!

評論 (1) 只看樓主

全部評論

  • 1樓
    2019-06-20 15:19 焦虛手抖星 只看Ta

    坐標大連,我學校里有非常多的白頭鵯和八哥,已經在學校里定居繁殖了。八哥一年比一年多,天天和喜鵲打架...... 白頭鵯全大連市區都有分布,山區里反倒少一些,我學校里的巨肥無比....

    [0] |

最新帖子

關于我們 加入果殼 媒體報道 幫助中心 果殼活動 家長監控 免責聲明 聯系我們 移動版 移動應用

?果殼網    京ICP證100430號    京網文[2015] 0609-239號    新出發京零字東15000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7133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舉報電話:18612934101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兒童色情信息舉報專區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