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學理工的女生少?

“男孩子學數學物理比較在行”“女孩子家家學什么土木工程,學文科吧。”我們在報大學、定專業、乃至找工作的時候,都不止一次聽過類似的話。實際上,在各大院校的理工系所里,也經常是男多于女。就業市場上,數理工程類專業對于男性的偏愛,也讓女性望而卻步。

明明高中時理科班有這么多女學霸,許多卻報考了經濟金融等“文科”專業,所謂的 STEM專業(即科學、技術、工程、數學,下文統一用 “理工科”代指)依然是“僧多尼少”。

女生的理工并不弱

最初人們認為,這是因為“女性天生不擅長理工科”。

但這個偏見已經被研究結果打破。女生的科學能力是不差的。大量研究表明,女生和男生在學力和學科成績上都不遜于男生。而且隨著男女平等的腳步加快,女性就更能擺脫歧視的影響,發揮出自己在科學方面的成績。盡管有研究顯示,女性在空間認知能力方面略低于男性,但這個先天因素的影響程度并不大,遠不如后天的訓練和教養重要——空間認知方面的能力是完全可以后天培養的。學科成績上的細微差距(或者沒有差距),不足以解釋女性和男性在理工科選擇上為何有巨大鴻溝。

既然有這么多的女生在成績和能力上不弱于男生,甚至可以超過男生,那為什么她們不選理工科呢?

研究者們很自然地想到,也許是歧視導致了女性不愿踏入理工領域。

“女孩子學不好理工科”是一種根深蒂固的性別刻板印象。它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左右人們的行為模式,讓女生們套上“女孩不行”的心理暗示,從而放棄數理化,擁抱文史哲。長久以來學界都認為,消除性別偏見、就業歧視,是讓女孩們投入 STEM 懷抱的關鍵。

然而,在最近的社會研究中,人們發現,那些性別非常平等的國家,雖然不乏優秀的女工程師、女科學家,但整體看下比例,依然是理科男生多、文科女生多。

比如芬蘭。芬蘭的性別平等指數排世界前列,芬蘭的父母養孩子,都極力避免灌輸性別差距。小女孩從小在外面摸爬滾打,男孩也不忌諱那些比較“溫柔細膩”的愛好,而在選擇專業上,孩子有極大的自主權,一路到就業罕有歧視。但是芬蘭大學里理工科的性別差距,卻是所有國家中最大的,挪威瑞典也緊隨其后。在北歐三國的大學里,STEM 專業的女生只占1/4,趕得上北大人眼里的“五道口男子職業技術學校”了。(事實上,清華也沒傳說里那么夸張——男女比例是68: 32)。

性別平等的地方,女性依然很少選擇理工科。社會研究者把這個現象稱“性別平等悖論”。到底是什么原因導致了這種情形呢?

但女生的文科實在太強了

來自美國密蘇里大學和英國利茲貝克特大學的研究者海斯伯特·斯杜特( Gijsbert Stoet )和 大衛·吉爾里(David Geary) 分析了75個國家與地區的47萬名學生10年來的 PISA[注1]數據,再和大學專業的男女比例、各國的性別平等指數相比較,同樣發現了“性別平等悖論”。

但這次,研究者還發現了另一個數據趨勢:當一個國家的女生數學能力越好時,她們的閱讀能力會更好,好到大大超過男生。

各國男生和女生學科成績的差異。紅線是閱讀,綠線是數學,藍線是科學。線偏左邊,表示女生強于男生。線偏右邊,則是男生強于女生。線越長,表示強出越多。圖片來源:參考論文[1]

可以看到,數學和科學成績中,男生稍占優勢,但優勢不大。一共有22個國家的男生理科比女生強,但也有19個國家的女生理科比男生強,比如芬蘭、瑞典、泰國、越南等。

然而,閱讀是清一色的女性優勢,沒有任何國家的男生能在閱讀科目上整體超過女生,一個都沒有

整體上,女生在理科上已經迎頭趕上,在文科上則遙遙領先。不過,左右個人選擇的,恐怕還是每個人自己的學科優勢為何。研究者發現的另一個數據趨勢就是:大約有超過一半的女生,個人的最強科目是閱讀,強于科學和數學;而只有20%的男生閱讀科目最強。

許多女生們在數學和科學考場能取得高分,然而在閱讀里能取得更高分。對于她們自己來說,選擇一個自己擅長的科目,是很容易理解的選擇。很多理科超過平均水平、甚至頂尖的女生,若申請文科專業可以有機會去到更好的學校,又何樂而不為呢?

性別越平等的國家,女性選理工的反而越少?

研究者還發現,男女性別越平等的國家,女生自己的閱讀水平就會更強于數學和科學水平——盡管相關性沒有那么明顯,但依然能看出這個趨勢。相應的,大學進入理工科專業的比例,也就更小。

縱軸是性別平等程度,橫軸是理工科畢業生里的女生比例。可以看到,在平等指數上堪憂的幾個國家(例如土耳其、阿爾及利亞等國),卻有大量女生選擇了理工科。圖片來源:參考論文[1]

換句話說,在北歐等性別平等的國家,女生們的數學成績,絕對值上不一定差,然而閱讀成績會好更多,這讓她們紛紛走向文科、社科專業的懷抱。而北歐國家有著比較完善的社會保障,女性就會更多地考慮自己的擅長領域、興趣所在和未來人生規劃。

讓我聯想起高中理科班(大城市重點中學)的學霸妹子們。她們學習非常刻苦、天賦也高,數理化成績完全不弱,然而英語和語文總能拉下許多男生一大截。最后也選擇了一個看起來“偏文科”的專業,比如會計、管理等。而更多成績好的女生,往往語文和英語更加拔尖,因為文科方面的巨大優勢,在高中時期就選了讀文科——并不是人們刻板印象中的“女生理科不行”,而是“女生理科行,文科更是超級行”。

不過,在性別不平等的國家,有機會接受教育的女性,則很大可能會憋著一股勁要擠入理工科專業。原因大概是理工科專業的經濟回報更高,在投入產出比的考慮下,學理工科更“劃算”一點。理工科往往能提供比較穩定的就業機會,和相對高的薪水,這就為女性提供了經濟獨立和社會保障,從而抵消女性在社會上居于的劣勢。也不排除女生在家庭的“指導”和影響下選擇高回報的專業,從而能夠給家庭增添財富。

還要注意一點,即使女生走進理工科課堂、乃至走進大學,也不一定代表男女平等有了顯著改善。卡塔爾大學里女生占到72%,約旦理工大學里女生占 56%,而世界排名前50、位于阿聯酋的哈里發科技大學的女生也有一半之多。但在這些大學里,女生有專門的課堂、有隔離的自習室和實驗室,女生依然需要身穿宗教服飾、不允許與男性接觸。能否保證教學質量是一個問題,而更重要的問題是,許多男性即使沒有大學文憑也可以找到錢多事少的政府差事,女性則需要接受額外的大學教育,才能從事專業技術工作。

女生到底學什么好?

我外婆那輩人剛好是解放后第一批投入社會的職業女性。外婆從里到外都是一個“第一代女權主義”信奉者,堅信女生成績可以和男孩一樣好,男生的領域,女生也要去做。她曾經極力勸說我像她一樣讀工科,“學一門手藝”,“你成績這么好,又不是學不走(重慶話,表示成績跟不上),干嘛不學?”

理工科,說到底也就是各項學科中的一個領域;但由于近年來工程類、特別是計算機和智能領域的興起,導致這些領域的人才十分缺乏、供不應求,從而提高了在人力資源市場上的價格。我們父母那一輩,對于理工科的推崇,則納入了“建設國家”的語境中(和二戰之后西方的重建階段相符),“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被每個人掛在嘴邊。這句話的出處并不可考,相傳是著名科學家錢偉長的培養模式,為了給自己的學生打好基礎科學的底子,然而不知道為何變成了選專業的口號。?

實際上,學科選擇是一系列綜合的決策和考量。在我們想“女生為什么‘不’學理工科”的時候,我們想到的是能力的差距,性別刻板印象帶來的自我否定等等。有些女性確實深受刻板印象的影響,早早退出了競技。研究發現,男生在科學方面的自我效能(Self-efficacy)比女性更高——自我效能用于衡量個體本身對完成任務和達成目標能力的信念。76%的地區里,男生對科學和數學更感興趣,他們也往往更自信(常常是蜜汁自信,即自信并不與高分相關),而在興趣與自信上,社會因素起到了更大的作用。

當然,也有些女生并不是“不能”學理工科,只是“不想”而已。在性別最平等的地區,許多女性選擇文科,是因為文科更具個人優勢、對科學缺乏足夠興趣,以及不擔心經濟風險。

我們要關注女性在理工科里的“缺席”,努力讓更多女性理解理工之美,為有志于進入這個領域的女性掃除歧視障礙。這項新研究也告訴我們,如果要吸引某些極富天賦的大腦加入探索科學的旅程,僅僅是確保她們有平等的入學機會是不夠的。

反過來也可以想想,從統計數據來看,女性已經在努力擺脫“女生學不好理工科”的刻板印象,為什么男生的閱讀科目成績卻依然整體落后于女生?是不是男生覺得“讀書寫作是女生的事情”而羞于去做呢?或者覺得“反正我是男的,數理化什么的怎么學都比閱讀要強”,甚至找類似于“女生更努力、更自律,所以小時候成績好”這樣的借口——要知道,努力和自律也是學習、工作的重要環節,更是“智力”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也許我們的努力,是為了出現這樣一個社會:不管男性和女性,都能充分欣賞文理科各自的魅力,自由選擇自己想要從事的行業,有豐富的社會機會發展自己的特長,而不必首先顧慮“學這個能否立足”——只要足夠優秀,在哪個領域都能發光。(編輯:游識猷)

[注1]PISA,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由世界經合組織衡量學生各科學力的計劃和測試,對于橫向比較各國學生的成績非常有參考價值。中國的北京、江蘇、上海和廣東有記錄。

參考文獻:

  1. Stoet, Gijsbert, and David C. Geary. "The Gender-Equality Paradox in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 Educat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18): 0956797617741719.
  2. Riegle-Crumb, Catherine, et al. "The more things change, the more they stay the same? Prior achievement fails to explain gender inequality in entry into STEM college majors over time." American Educational Research Journal 49.6 (2012): 1048-1073.
  3. Wang, Ming-Te, and Jessica Degol. "Motivational pathways to STEM career choices: Using expectancy–value perspective to understand individual and gender differences in STEM fields." Developmental Review 33.4 (2013): 304-340.
  4. Stoet, Gijsbert, and David C. Geary. "Sex differences in mathematics and reading achievement are inversely related: Within-and across-nation assessment of 10 years of PISA data." PloS one 8.3 (2013): e57988.
  5. Times High Education database, https://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m/world-university-rankings/?
The End

發布于2018-03-08, 本文版權屬于果殼網(guokr.com),禁止轉載。如有需要,請聯系果殼

我的評論

李子李子短信

社科碩士,博物館愛好者,果殼作者

pic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 手机篮球比分器 哪里投稿耽美小说赚钱 辽宁35选7 自媒体影视领域赚钱吗 a站up主靠什么赚钱 网球比分如何计算 小米公司是靠什么赚钱 双鱼男和天蝎男谁更能赚钱 球探篮球比分app旧版 网页街机捕鱼游戏 大同做直销赚钱的人多吗 黄石麻将红中赖子杠群 吉林十一选五 财神捕鱼电玩 苹果刷排名能赚钱吗 富煌四树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