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
需用時?03:52
【論文故事】面孔偏見:對這個“看臉”的世界要絕望嗎?

中國傳統文化中有“相由心生”的說法,其他文化中也有諸如“面相是心靈的真實再現”的觀點,現代人則更多嘆惋“這是一個看臉的時代”,這些論斷的本質其實從未改變:許多人認為,個體的面部特征與其性格和能力特質具有某種聯系,這種對于面部與內在間聯系的確信是不分文化和地域的。

近日,發表在《認知科學趨勢》(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上的一篇文章總結了目前認知科學領域對這一現象的研究成果。果殼網科學人對這篇文章的第一作者,卡耐基梅隆大學的克里斯托弗·奧利維拉(Christopher Y. Olivola)進行了采訪。

到底有沒有證據證明個體特質或能力與面孔間存在聯系?答案是一個大大的“NO”。奧利維拉給予了明確的否定:“與大眾的設想相反,并沒有好的證據將面部特征與認知能力聯系起來——當然,像唐氏綜合征這樣的特例要排除掉。如果對人們的性別、種族、年齡等因素加以控制,面部特征與個體特質之間幾乎毫無關系。”文章在科學人首頁的小圖呈現了同一個人在不同光線條件下的不同面孔,模特本身并沒有改變,但在人們對她進行評價時,不同的臉部特征可能帶來評價差異。

從樣子能看出能力?布魯斯·班納(Bruce Banner,“綠巨人”浩克)也許不那么覺得。圖片來源:tumblr.com

基于這樣的研究結果,奧利維拉用“面孔偏見”來描述以貌取人的觀點。考慮到人們在評估他人時可能受他人面部表情所反映的情緒影響,研究者在研究中盡量保持使用無表情的臉或是同一表情的臉。然而,“即使對人們的面部表情加以控制,我們的結果仍然表明,人們對他人進行評估是還是看臉!”奧利維拉說。一系列的研究證實,這樣的偏見已經蔓延至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政治、商業、法律甚至軍隊之中,人們都被這種無形的偏見所左右。

人們習慣從相貌上推斷他人的領導能力,并以此作為判斷其是否適合作為領袖的依據。研究指出,在政界,一個人贏得選舉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受他是否長有一張“政治家”的臉影響——那樣的面孔使他/她看起來更有競爭力、統治力、更親社會。而在一些大型企業中,人們習慣選擇“看起來像領導”的人成為領導。許多CEO憑借一張看起來更合適的臉,在能力并不強于競爭對手的情況下順利上位。這樣的偏見使得500強企業CEO的面部特征相較于普通人“顯著具有競爭力”。而在軍隊中,類似的面孔則往往會為他的主人帶來更高的軍階。

通過數據建模構建的人臉。圖A與圖B分別是衡量能力(competence)和控制力(dominance)時的結果:中間一列為統計模型中的“平均臉”,左邊一列是被認為指定特征(能力或控制力)低于平均臉3個標準差以上的面孔,右邊一列是被認為指定特征高于平均臉3個標準差以上的面孔。圖片來源: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 Olivola et al.

你也許會為此感到不屑,覺得只要自己能力出眾,沒有什么邁不過去的坎。的確,面相只是社會競爭中的因素之一。在一層一層的篩選中,花瓶是站不到最后一刻的。上述的研究結果可以歸納為面孔偏見如何影響人們走向人生巔峰,而下面的研究結果,則集中體現了面孔偏見的“親民”性。

許多人會依據面相來推斷正在與自己接觸的這個陌生人是否可信。有研究證據表明,長得“可信”得人更容易獲得借款和投資。一些研究甚至發現,在實驗條件下,在合作伙伴的“過去”信息已知的情況下,參與者也還是更傾向于和那些“看起來可信”的伙伴進行合作。

通過數據建模構建的人臉。圖C與圖D分別是衡量外向性(extroversion)和可信性(trustworthiness)時的結果:中間一列為統計模型中的“平均臉”,左邊一列是被認為指定特征(外向性或可信性)低于平均臉3個標準差以上的面孔,右邊一列是被認為指定特征高于平均臉3個標準差以上的面孔。圖片來源: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 Olivola et al.

而在司法領域,面孔偏見被用作判斷個體是否有過犯罪記錄和犯罪傾向的依據。許多“長了張看起來要犯罪的臉”的人會受到嚴格的審查,即使是在法庭上,那些面孔特征被判定為“不可信”或“與犯罪有關”的人,也更容易受到指控或被判有罪。有趣的是,生了一張娃娃臉的成年人,也會被歸入“像罪犯”的行列。

奧利維拉總結說:“造成面孔偏見的根源在于,相對于處理諸如數字和文字等信息,人們的大腦很擅長識別和比較面孔。再加上人們經常習慣性地簡化事物,于是也會將他人籠統分成不同的社會類型。”

“要避免這些偏見,我們首先需要清楚的明白自己會受到面孔偏見的影響。此外,通過在進行判斷時搜集更多與問題有關的信息,更了解與我們要評估的人,我們也能夠減輕‘看臉’偏見的影響。”奧利維拉告訴科學人,有研究表明,政治知識更豐富的人在進行投票時受到面孔偏見的影響較少。而在他們之前的一個研究也發現,只有當人們了解了其合作伙伴的過去和名聲之后,他們再進行涉及金錢的信任判斷時,才不大容易受到這樣的偏見影響。“所以,充分了解情況,并對人們進行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他說。

目前與面孔偏見相關的研究很多,奧利維拉認為,該類研究面臨的最大的困難是無法找到人們對于面孔判斷的依據。這一判斷過程往往與多種刺激相關。“我們不可能弄清楚具體是哪些特征讓面孔顯得‘可信’或‘不可信’。未解之謎還有很多。”

不過對于人們來說,面孔偏見本身的證實是一個很好的事件。一方面它能夠讓人們意識到自己或多或少持有相似的偏見,這樣的意識能夠幫助人們更為理性的進行判斷;另一方面也使人們或多或少對因“看臉”而受益或吃虧的事實持更為淡定的態度。我們可以選擇屈從這些偏見而改變自己的臉,也可以通過了解和教育來削弱這些偏見的影響。不管怎樣,真正決定未來的還有許多容貌之外的原因。畢竟說到底,再好的臉皮,也只是一張臉皮而已。(編輯:Calo)

參考文獻:

  1. Olivola, Christopher Y., Friederike Funk, and Alexander Todorov. Social attributions from faces bias human choices. 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 (2014).

文章題圖:imgur.com

?
?
?
?
?
?
The End

發布于2014-10-28, 本文版權屬于果殼網(guokr.com),禁止轉載。如有需要,請聯系果殼

我的評論

S.西爾維希耶

果殼作者

pic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 比分网即时比分 派派大神可以赚钱吗 捕鱼平台加v星byb9866信誉上分 38体育即时比分网 英雄联盟盒子 麻将百搭牌 宁夏麻将外挂 重庆幸运农场 可以赚钱试玩网络游戏 澳洲幸运8 手机赚钱方法能赚钱的应用 台湾棒球比分直播 新浪体育客户端 王者荣耀貂蝉 大众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云顶彩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