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2
需用時?02:51
看電影時,你在看哪里?

sorceress_60884/譯)在《鋼鐵俠2》開頭沒多久,就有一段托尼·史塔克(Tony Stark)初次遭遇身穿機械服、掄著電鞭子的俄羅斯流氓科學家伊凡·萬科(Ivan?Vanko)的瘋狂打斗場景。當時史塔克正在參加摩納哥大獎賽,萬科用鞭子像切吐司那樣把一級方程式賽車劈開,甚至打傷了穿上鋼鐵俠戰衣的史塔克。在那一分鐘里,這個超強電力的俄國人似乎占了上風。

在《鋼鐵俠2》中大鬧摩納哥大獎賽的反派伊萬。圖片來源:screenweek.it

對觀眾來說,這是一幕典型的好萊塢超級動作電影場景。而對科學家來說,這是一扇研究人類大腦的窗戶。在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近期的舉辦一場活動中,神經學家、認知心理學家和電影制片人共同探討了一個話題,那就是科學家們通過大量實驗與分析學到,而制片人通過直覺與經驗所獲知的——人類的注意和感知的機制。

舉個例子,在《鋼鐵俠2》的這一幕中,人們注視的地方非常一致。倫敦大學視覺科學家蒂姆·史密斯(Tim Smith)展示了他所采集的,75個人在觀看銀幕短片時的眼動追蹤數據。一臺相機追蹤了這些人的眼球運動,而后有軟件逐幀制造了眼動熱圖。當史密斯播放這些熱圖重疊后的片段時,會發現紅色的熱點緊緊地追隨著動作畫面——人們都關注著打斗的英雄們,特別是他們的武器和臉,還有反彈在地上的汽車各個部分。


斯密斯在研討會上調出了10個人在早前觀看《鋼鐵俠2》片段時的注視點熱圖。視頻來源:oscars.org

當史密斯播放他的熱圖動畫片段時,《鋼鐵俠2》的導演喬恩·費儒(Jon Favreau)正在臺上,而且似乎被該片段吸引了。他說:“你正在看著的那些都是真的,而你沒有看的那些都是假的。”這個場景是在洛杉磯外的一個停車場里拍攝的,而那些船和賽道旁的人群都是由CGI制作。

“我們一直在計算我們預測觀眾的目光將會集中的地方,以及如何把觀眾的目光吸引到那個區域上,然后把鏡頭中能夠虛擬的區域(按可虛擬程度高低)進行排序。”費儒說。“最好的視覺特效工具就是觀眾的大腦,”他表示,“它們會將事物組合起來從而令這些事物看起來合情合理。”

費儒說,你造不了假的地方在于面部和物理現象。費儒現在在導演《叢林奇譚》,他說里面幾乎所有東西都是CGI制作的——除了面部。他說,令人信服的面部實在是太難被虛構了,即使用最成熟的動作捕捉系統抓住每一個眨眼和臉部抽動也不行。

《鋼鐵俠2》的導演喬恩·費儒(上排左二)與其他與會者。圖片來源:oscars.org

“物理現象也是一樣道理,”費儒說。在《鋼鐵俠2》的場景里,他的特效小組制作了有著和真車一樣重量和尺寸的F1賽車復制品,并用液壓系統或氣墊將車升起來,從而制造出你在屏幕上看到的,賽車飛起的壯觀場景。因為每個人都是天生的物理學家,人們清楚物體掉落時的情景應該是怎樣的。“你會看到這些東西在撞擊地面和相互碰撞時以極其隨機的方式反彈、翻滾、轉動,而這會形成一種真實感,”費儒說。

當畫面大部分區域都是電腦合成的“假場景”時,人們卻信以為真——這就是制片人施的魔術,他們利用的正是觀眾的大腦。關注總是將注意力放到面部和動作上,只有在既沒有人又沒有動作出現的畫面里,目光才會分散開去——因此,只要保證人們目光鎖定的地方是真實的,其他地方即便采用電腦合成,觀眾也不會注意到。除此之外還要符合物理原理,因為每個人都是天生的物理學家,人們清楚物體掉落時的情景應該是怎樣的。所以制作組拍攝真車被甩起的情景,只有這些真實的撞擊情景才能讓觀眾信服。

史密斯說,當制片人出于直覺地理解視覺感知和注意時,科學家們正在嘗試從機理層面理解這些東西。他和其他科學家想知道大腦怎樣建立出一個對視覺世界的連續感知。“視覺感知就像是一條源源不斷的流水,但實際上并不是這樣子。”他說。事實上我們每次只能看到一樣東西,先從這一塊換取一點兒信息,然后將目光移到那一塊再獲取一點兒信息。然后不知為何我們的大腦就能神奇的把所有東西都組合起來,形成一段天衣無縫的畫面。

從根本上說,這就是制片人這一個世紀以來在做的東西,這就是他們技術的本質。“作為一個心理學家,我意識到我能從電影制片人那里學到很多。”史密斯說。(編輯:Calo)

文章題圖:philippegaulierart.com

The End

發布于2014-08-29, 本文版權屬于果殼網(guokr.com),禁止轉載。如有需要,請聯系果殼

我的評論

Greg Miller

《連線》生物學及行為科學撰稿人

pic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 派派白金vip能赚钱吗 河北时时彩 浙江快乐彩 向阳坊加盟会赚钱吗 宏發彩票苹果 nba比分一般是多少 要努力赚钱的词 nba比分 彩客网游戏 体育彩票售票点赚钱不 迅影网球比分 红警ol 篮球比分直播118 闲来麻将代理招募条件 微信捕鱼提现 贵州麻将软件作弊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