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0
需用時?08:52
26
93
海豚大叔拯救全紀錄

老白現在是救護中心皇帝級的風云人物。

每天二三十人服務的高級待遇、24小時隨傳隨到的警衛、湛藍私家海水泳池、遠道而來的“御醫”、每天新鮮供應的多種海味……沒錯,老白就是頭海豚,那頭誤入佛山南海羅村河涌后被當地村民和珠江口中華白海豚保護區工作人員救起,轟動珠三角各家媒體的中華白海豚,在被帶回救助中心后,大家管它喚作“老白”。

老白的曲折來路

3月12號早晨,位于珠海的珠江口中華白海豚保護區工作人員突然接到電話爆料說,佛山羅村的河涌里出現了一頭白海豚,而且活著!工作人員立刻出動趕往佛山,到達時,困住白海豚的河涌邊上,已密密麻麻圍滿當地的村民,而老白當時已經被村民用漁網圍在一段相對較小的河涌里。每次老白露出頭來呼吸,都會引來村民的一陣“呼”聲,但村民還是很自覺地沒有下河捕捉海豚。

3月12號,中華白海豚“老白”誤入佛山內河,引來當地大批村民圍觀的盛況。 圖:騰訊網

3月12號,中華白海豚“老白”誤入佛山內河,引來當地大批村民圍觀的盛況。 圖:騰訊網

在觀察形勢后,工作人員隨即制定了兩個備選方案:就地引導回入海口,或捕撈運回救助中心診斷和救助。由于河涌地形復雜,引導工作困難,而老白當時身上傷痕累累,呼吸衰弱,無法判斷是否患有疾病,工作人員決定放棄第一個方案,選擇運回救助中心進行治療。

12號,正是冷空氣占領廣東地區的時候,工作人員下到河中打撈老白,被冷的瑟瑟發抖,鼻涕直流。幸好在當地村民的配合下,成功用漁網把圈子逐漸圍小,經過兩度打撈,老白終于被安全轉移到擔架上。隨后,老白臥在運魚的大貨車中前往珠海。在這三個小時中,老白非常敏感和不安,公路上車輛的噪音對它來說是不小的刺激,工作人員一直在車廂的水中看護著老白,對它進行安撫,把它的頭部托起來呼吸,并協助它保持平衡。回到位于珠海的救助中心時,已經是晚上六點多了。

粵港“御醫”救老白

老白回到救護中心時,工作人員早已經準備好救助池,而從香港海洋公園遠道而來的海洋哺乳動物救助小組已經在此等候多時。老白隨即被用擔架抬到救助池邊進行體檢,獸醫一邊監測老白的呼吸強度和頻率,一邊取血樣和皮膚樣本。樣本立刻被送往醫院,進行血常規檢查和組織病理學分析。隨后,獸醫為老白檢查了皮膚上的傷痕。可憐的老白身上傷痕累累,一道深深的裂口把背鰭分成前后兩半,尾柄、背部、吻部都布滿了和同類打架斗毆時被咬傷的耙狀的齒痕,背鰭和頭部零星散布著幾個潰瘍狀的凹痕。本來應該是全身雪白的白海豚,變成黃澄澄臟兮兮的模樣。獸醫在傷口處用棉簽取了些樣本,給老白注射長效抗生素后,在潛水員的協助下用擔架和吊臂把老白緩緩放入救助池。

老白在救助池中,救助人員準備為其稱重

老白在救助池中,救助人員準備為其稱重

剛入池的老白虛弱得連呼吸都綿軟無力,在救助池中一圈一圈地慢慢游.剛進來的它對岸邊這種生活在空氣中的兩條腿的動物總是充滿了不信任感,一旦有人站在池邊,它就遠遠地躲到水池的另一邊。幸運的是,當天夜里老白就開始進食,放入水中的新鮮鯔魚對它是一個不小的誘惑,當晚,許久未進食的老白干掉了兩公斤的魚。

救助人員把老白扶上擔架,準備進行體檢

救助人員把老白扶上擔架,準備進行體檢

老白住進救助中心的第二天,血常規檢測結果出來了,除了白細胞偏高,其他值都正常。因為擔心有肺炎的可能(肺炎對于水生哺乳動物來說是一種非常嚴重的疾病),香港海洋公園的獸醫Nimal和Wendy在第四天再次來到救助中心,給老白進行全面的體檢。

老白身上的傷口。左上:尾鰭與尾柄連接處表皮開裂。右上:尾柄處老化的死皮.左下:被傷口分成兩半的背鰭。右下:胸鰭上的咬痕

老白身上的傷口。左上:尾鰭與尾柄連接處表皮開裂。右上:尾柄處老化的死皮.左下:被傷口分成兩半的背鰭。右下:胸鰭上的咬痕

海豚的體檢項目與人類相差無幾,但是很多器材都必須是特制,以避免在動物掙扎的時候傷害到它們。比如給海豚量體溫就是一項糾結的活兒——采取的是“爆菊花”的方式,用一根軟管型的體溫計探頭涂上凡士林后插入肛門中進行體溫的測量(白海豚的體溫跟人類差不多,都是三十七度左右)。同樣的事情,還有采集未排出的糞便樣本。Nimal用手提式X光儀器給海豚照了X光,排除了肺炎的可能性。此外,還進行了抽血,皮膚取樣和牙齒檢查,不幸的是,老白太老了,幾乎所有的牙齒都磨到與牙槽水平了,僅有的幾顆突出的牙齒也磨得溜溜圓,這對它的自主捕食造成了很大的影響。醫生給老白開了抗生素和復合維他命片,此后的幾天里我們都得偷偷把藥片藏到魚肚子里來哄老白吃藥。幸好海豚吃魚從來都是囫圇吞下從來不嚼,不然我們的小詭計就不能得逞了。如此吃了幾天藥以后,到3月19號第三次體檢時,老白的白細胞數量開始恢復正常,精神也好了很多。

醫生給老白進行體檢;老白被轉移入較大的暫養池

醫生給老白進行體檢;老白被轉移入較大的暫養池

老白的辛酸血淚史

老白剛到救助中心時,大家都覺得它很老很老了,但是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老,對于活著的海豚,目前還沒有辦法鑒定具體的年齡,大家只能猜測,它大概有三十多歲,直到香港的研究人員發來一張他們以前拍到的老白的照片,我們才知道老白到底有多老!這張照片拍攝于一九九六年,當時老白已經是全身純白,吻部還有點皺皺的,背鰭上已經有那道傷口了,不同的是當時身上還沒有這些咬痕。

根據Jefferson在香港的研究,中華白海豚在25歲以后才會變為全白,而雄性變為全白的年齡要更大。剛出生時,中華白海豚其實是一身黑色,青年時期身上布滿黑色的斑點,到成年后斑點漸漸褪去,變為全白。由于在運動時,皮膚血管擴張會導致皮膚變為粉紅色,中華白海豚又被稱為粉紅海豚。如果老白在16年前已經超過25歲的話,那么現在至少已經41歲了。一般的白海豚,死亡年齡也就在30多歲,最高的記錄才43歲,老白已經相當于人類的八九十歲,是海豚中的老壽星了。

全身白色的老白

全身白色的老白

根據Jefferson的調查記錄,老白在1996年到2010年間不時在香港水域游蕩,10年以后,他們在香港水域就沒有再拍到過老白。根據現有資料推測,當年還是“小白”的老白很可能一直生活在香港到內伶仃這一片水域。在1996年之前的某一天,小白遇上飛來的橫禍,背鰭上被螺旋槳(也有可能是捕魚的刺網)打了一刀,但幸運地挨過這一劫存活下來,從此變成了刀疤白。雄性白海豚也是很喜歡打架的,因此刀疤白的日子也并不好過,要時時和別的海豚爭領地,爭口糧,打得身上背上都是傷。漸漸地刀疤白老了,變成了老白,動作不如以前靈敏了,聲納系統也不如以前精確了,到了3月11號這一天,老白一如既往出門捕食,在追捕食物時越走越遠,最后迷失在佛山羅村的河涌里。(以上純屬推測,無直接證據證明。)

老白的“皇帝”生活

老白是幸運的,誤入河道后沒有被人撈走吃掉,而是被救了回來。雖說大海才是海豚最終的家和終老之地,但老白在救護中心的“皇帝”生活還是讓人艷羨。

老白在吃魚

老白在吃魚

每天的九點鐘,是我給老白喂早餐的時候。漁民會把當天捕到的新鮮花鰶(黃魚)和鰳魚(曹白)送到救助中心,這些魚隨即會被稱重和分類,放入負二十度的冰箱速凍幾天,以殺死寄生蟲。我把魚取出解凍后,在魚中塞入藥片,一條一條地拋給老白吃。由于老白老態龍鐘,身體不適,喂魚時我們一般都很照顧它,拋魚的位置一般都在它前方的兩三米處,以便它向前游動一點就能吃到魚。可是沒幾天老白開始傲嬌起來,先是挑剔魚的種類,平常別的海豚愛吃的鳳尾,獅頭,九吐魚,它會咬一口就吐出來。然后就開始挑剔拋魚的位置了,以前拋得不好沉到池底的魚它會去撿起來吃掉,而現在,若是你拋得不好,它就會直接忽略那條魚,等著你喂下一條。和人一樣,老白也一天吃三頓,并有御醫為它計算食量——由于擔心誤入河道時饑餓帶來的腸胃功能失調,我們不能一下子喂得太多,只能每天增加一點,慢慢調整。現在,老白一天已經能吃掉6公斤魚了!

除了吃喝,拉撒也有專人檢查,和古代皇帝一樣,老白排便的時間有專門的記錄,排出的糞便會被撈起來,放在樣品管中,檢驗是否有寄生蟲。老白的一舉一動,一呼一吸,我們都會觀察并把異常行為記錄在案。在一次抽水泵噪聲引起的行為異常中,我們的博士研究生GG甚至嚇得眼淚都出來了。 當然,和皇帝一樣,老白也很孤獨。它獨自生活在人造的池子里,沒有可玩的東西,也沒有可以聊天的同伴。它嘗試發出用于交流的哨叫聲,卻接收不到任何回應。雖然衣食不愁,但這種生活一定也挺郁悶的。早日康復,恢復自主捕食能力,重返大海,才應該是老白的夢想。

鯨豚擱淺怎么辦?

近日在鹽城海灘擱淺的四頭抹香鯨之一,這是有記錄的中國海域第二次大規模鯨魚擱淺死亡。 圖:東方衛報

近日在鹽城海灘擱淺的四頭抹香鯨之一,這是有記錄的中國海域第二次大規模鯨魚擱淺死亡。 圖:東方衛報

3月以來,除了老白的案例,其他鯨豚類擱淺的事件也很多。3月9日,30多頭海豚在巴西里約熱內盧一處海灘上擱淺;3月16日,一頭中華白海豚在廣西欽州港金鼓灣海域擱淺;同日,四頭抹香鯨在江蘇鹽城市新灘鹽場附近灘涂擱淺。這些密集的鯨豚擱淺事件都引起較大的關注。

鯨豚類擱淺的原因很復雜,包括地磁干擾、極端天氣、聲納系統和神經系統自然老化或因病損壞等都可能是成因,而化學污染,海洋工程,船只干擾等人為因素,同樣可能造成鯨豚擱淺。盡管科學家分析出種種影響因素,但很多鯨豚的擱淺成因實際上僅停留在猜測階段,無法得到最終解釋,比如這一次江蘇擱淺的四頭抹香鯨。(詳細分析請看 這里

隨著越來越多的鯨豚擱淺案例進入視野,人們對鯨豚擱淺的救助也展現出熱情和好奇心。遇到鯨豚擱淺時,善良的人們都希望能親手把“失足”的鯨豚護送回大海,但很多時候不正確的救助反而會傷害這些動物。比如微博熱傳的“巴西30頭海豚擱淺,游客幫助其游回大海”的視頻,展現的就是一次錯誤的救助。

在處理鯨豚擱淺事件時,拖拽胸鰭、尾鰭和立刻將其推回大海都是錯誤的行為。很多鯨豚類體重比較大,拖拽胸鰭、尾鰭可能導致其骨折、脫臼或更嚴重的傷害。鯨豚擱淺是一種非正常的行為,如果在未明確擱淺原因的情況下,它(們)就被“護送”回大海,很可能會在更偏遠無人的地方再次擱淺,那就回天乏術了。

那么,當我們真的遇到鯨豚擱淺,應該怎么做呢?

在實施救助之前,我們要記住人的安全是第一位的。擱淺的鯨豚是野生動物,它們可能攜帶各種病菌。即使是擱淺的鯨豚,它的尾鰭也具有很大的殺傷力,在救助的時候要保證人的安全。

發現擱淺鯨豚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打電話求助,不要試圖自行救助。由于中國目前還沒有成熟的鯨豚救助網絡,這類事件一般可以先報告漁政部門,然后由漁政部門處理或聯系相關的機構。

在等待援兵到來的時候,注意維持好現場的秩序,可以由少數人小心地從鯨豚身體的一側接近它們,并始終遠離尾鰭的位置,觀察它們是否還有呼吸、眼睛和耳孔是否流血、身上是否有明顯的外傷。如果它們還活著,在可能的情況下把它們翻到背部朝上的位置,清理呼吸孔的堵塞物(如果有的話),并用海水使它們的身體保持濕潤,注意不要使水進入鼻孔。如果陽光強烈,可為其搭起遮陰棚,避免皮膚被曬傷。同時,應該盡量隔開圍觀的人群,動作和聲音盡量輕柔,這可以大大減少它們的焦慮和不安。等到救援人員來到現場,你就可以交給他們處理了。

一次專業的救助行動一般會遵循以下的過程:

首先,救助小組確定動物的種類,它是否還活著,是否有明顯的傷,是否符合野放的條件,對動物的狀況做一個大致的評估。接著把存活的動物運送回救助中心,進行詳細的診斷并給與藥物治療,同時補充營養和水分。動物康復后,救助小組會對其進行一段時間的觀察,確定其具有獨立的野外生存能力,然后選擇一個盡可能接近原棲息地的地點進行野放。

一切救助的最終目的都是野放,因此,有些機構會拒絕接受一些不符合野放條件的擱淺鯨豚,如年齡太老的,集群生活的遠洋種類的單獨個體,有多次擱淺經歷的個體,行為異常、不能獨立捕食的個體等。一些體型太大的鯨類如座頭鯨、抹香鯨,也會因為種種原因而無法實施救助。在這種情況下,救助小組會選擇對動物實施安樂死,以減輕它們所遭受的痛苦。安樂死的通用方法是內向爆破,雖然聽起來很殘酷,但它能使鯨類瞬間死亡,最大程度地減輕他們的痛苦。

?

(本文圖片如無標注,均由@鳥人桃之妖妖 攝)

參考資料:

[1] 4頭抹香鯨擱淺鹽城海灘
[2] 中華白海豚擱淺欽州港金鼓江 人工拍浪助海豚回家
[3] 巴西三十頭海豚集體擱淺 民眾助其回大海
[4] Dolphin Research Center's Stranding Experience http://www.dolphins.org/marineed_strandingexperience.php
[5] Whale and Dolphin Standings.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and Conservation, the Government of Western Australia. March 2011.
[6] Thomas A. Jefferson. Life history of the Indo-Pacific humpback dolphin in the Pearl River Estuary, southern China. Marine Mammal Science. 2011
The End

發布于2012-03-22, 本文版權屬于果殼網(guokr.com),禁止轉載。如有需要,請聯系果殼

我的評論

鳥人桃之妖妖

海洋生物學本科生,鯨豚控

pic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 25选5胆拖表 互联网理财平台有哪些求排名 王者电玩城大厅 开元棋牌 重庆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手机版 601268股票行情中心 股票k线图软件 有好玩的棋牌游戏网址吗 河北快3技巧稳赚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融丰配资 广东11先5走势图一定牛 快乐扑克彩神通软件 长春微乐麻将下载 3d今天试机号和开 投资之星